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盛
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盛
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盛
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盛
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盛
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盛
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盛

盛大游戏的私有化过程如同是现实版的宫斗剧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私有化财团前后历经七次易主。而随着近期一次财团易主,多位盛大高管离任,各方利益的冲突斗争不断激化,使得盛大游戏的并购回归充满了不确定性。

根据相关公告,以盛大游戏前CEO张蓥锋为核心的管理团队将其持有的控股收购给银泰集团,以CEO张蓥锋为首的几位盛大游戏管理层的时常连续去职也使各方矛盾日益公开跟激化。

“简直如同大清宫斗戏,没玩没了,本来是关键的棋子,结果仍作为’阶下囚’”,相关专家向记者表示。

矛盾早已埋下伏笔

盛大游戏作为当时很辉煌的赴美IPO的中国游戏公司,在赴美上市以后经历了股灾过山车。风光的IPO,到最后丢失网游老大的位置,再到私有化,整个经历折射出中国游戏公司在国外资本行业并不被看好的境遇。

盛大有什么游戏_盛大有什么游戏好玩_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但是这一切都不如其私有化进程来的重要,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几经易主才是问题的关键,更是埋下了现在冲突的铺垫。

其中有几次关键点至今仍然存在问题:从2014年1月宣布私有化,盛大游戏母公司盛大集团一直充当私有化的更核心资本力量,整个2014年经历了三次财团的变更,虽然盛大集团逐渐将手中持有的控股收购,但是格局一直已被打破,那就是盛大主导私有化。

出现变化的关键点在2014年11月,A股公司宁夏中银绒业加入私有化亚博APP,原本以为明朗的私有化局面就此成为了困局。

紧接着,就在中银绒业原以为即将完成私有化之际,A股上市公司世纪华通加入私有化大军,就此揭开了暗战的序章。

“中银绒业加入私有化带来的控股增益并不明显,而等待世纪华通能在私有化过程中进行提价,同时使占股并不高的管理队伍从中获益”,相关专家表示,这是张蓥锋为首的管理队伍之前下的一盘棋,本以为自己作为关键手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结果仍惹了“一身骚”。

盛大有什么游戏好玩_盛大有什么游戏_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管理层的无奈

从现有公告可见,自从2014年1月份至今亚博APP,盛大游戏近两年经历了7次私有化财团变更。最新的一次是今年5月份,盛大游戏宣布引进银泰集团成为新股东,原华数传媒副总裁谢斐也随着银泰入局成为盛大游戏新CEO。

盛大游戏私有化在第六次财团变更以后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形成了9大股东平台,而9大股东既归属于3大派系,分别是中绒集团、世纪华通和盛大管理层。

从股权划分来看,中绒集团拥有盛大游戏股份总额的41.19%和表决权总数的46.66%。世纪华通持有43%的股权和略低于16%的投票权。而盛大游戏管理层持有9%股权及34.5%投票权。

从三者权利制衡来看,盛大管理层的投票权成为了关键,相关专家向网易科技透露,此前管理层更期望将票投向中绒,但是,担心在私有化完成以后,中绒集团一家独大,管理层很有可能失去对盛大游戏的控制,同时,中绒集团在私有化过程中消极频频也使管理队伍提高了怀疑,于是引入世纪华通。

盛大有什么游戏_盛大有什么游戏好玩_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谁也不想,这实在引狼入室,世纪华通并不只想当参与者,更期望打造主导者”,相关专家透露。

两大股东,中绒集团和世纪华通股份旗鼓相当,而管理队伍在未能取舍之后亚博APP,选择了狼狈的退出。

不过这种的退出也导致了不良的制约,以CEO张蓥锋为首的现有管理队伍成员接连去职,顿时令盛大游戏的今后更是增加了不确定性。

银泰集团能否成为变局

相关人士向网易科技透露,张蓥锋为首的管理队伍退出,既是无奈,但也更有也许作为变局关键。

盛大有什么游戏_盛大有什么游戏好玩_盛大游戏私有化这么慢

从相关消息来看,世纪华通并未对控股出售提出反驳,相反世纪华通与银泰集团未来是否达成一致亚博APP官方网站,可能将彻底扭转混乱的僵局。

不过按照现在资本行业的新政变化来看,世纪华通的风险在于,此番银泰集团毫无征兆突然加入私有化财团,同属浙商,世纪华通是否和银泰集团为一致行动人引发外界猜测。

当然,如果世纪华通与银泰集团最后没有达成合作,对于中绒集团,其风险仍然存在,首先私有化之间中银绒业自身官司缠身,同时进入2016年以来证监会对于跨界并购的相关制度逐步收紧,特别是游戏、文娱等领域,这样就导致即便完成私有化,也更可能遭受难以过审的窘境。

证券基金相关专家向网易科技举例到,比如一家钢铁传统企业跨界并购类金融企业,尤其是难题频出的P2P企业亚博APP官方网站,基本不会通过。上市公司可以再次申报,但证监会可以从严审核。一旦看到该公司有任何标的资质、上市公司规划等多方面不可靠的行为,甚至有噱头股价嫌疑,便不会放行。

不过,以上的判定还仅仅猜想,紧接着最近的一次变更,银泰集团的加入也宣布盛大管理队伍退出了私有化的财团,不过这种的风波还未结束,中绒集团一纸诉状将张蓥锋以及银泰集团告上了法官。如果法庭判处的结果成立,私有化财团又将步入变化,但是这种动荡的僵局仍然能够受到缓解。

世上恐无“盛大游戏”

漫长毫无剧情的折腾显然令盛大游戏元气大伤,从现在管理队伍的成员来看,虽然兼任CEO谢斐快马加鞭任命了相关管理层,盛大游戏过去的管理队伍的离开因而针对回归以后的外部管理造成了问题。

虽然现在并未看到盛大游戏游戏开发人员经常离职的消息,但是,不排除出现在私有化完成股份套现然后走人的窘境。

同时,“屋漏偏逢连夜雨”,盛大游戏近日又由于IP授权与“传奇”韩国方面Wemade打起了官司。

这一系列变化,不禁使人抱怨过去的盛大游戏已经物是人非。或许有条信息更多人并没关注到:盛大游戏公司将在每年年末交出“盛大游戏”的商标使用权。按照协议承诺,盛大授权给盛大游戏公司使用的“盛大游戏”商标将在2016年12月31日到期。

随着盛大集团彻底变革投资,同时在盛大游戏的控股出清,而盛大游戏私有化依然未能成行,到2016年底那个叫“盛大游戏”的时代将彻底完结。

盛大游戏私有化还未结束高管却未集体出局

Copyright © 2012-2018 亚博APP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琼ICP备xxxxxxxx号